核心提示: 李东生的购物车里还在装东西。十几天前的7月15日,业内广泛关注的中环集团竞标案落锤,TCL科技(000100.SZ)成为最终买家。而就在一个月前,TCL科技还宣布计划拿出300亿日元

李东生的购物车里还在装东西。十几天前的7月15日,业内广泛关注的中环集团竞标案落锤,TCL科技(000100.SZ)成为最终买家。

而就在一个月前,TCL科技还宣布计划拿出300亿日元(约20亿人民币)投资全球印刷显示技术巨头JOLED,成为这家日本企业重要的战略股东,公告称“双方将在IJP-OLED(喷墨印刷OLED)领域开展深度技术合作。”

此后不久,广州方面传出,TCL科技将会在明年正式动工全球首条8.5代印刷OLED产线,这也是继JOLED之后,全球又一条印刷OLED量产线,也是全球首条印刷OLED高世代产线。

坊间还有传言,李东生的收购清单上或许还包括三星的苏州工厂、南京中电熊猫等项目。

在这个全球半导体显示行业新旧产能替换的关键岔路口,李东生和他的TCL突然成为了市场里的激进派,一边试图整合液晶面板的产能,一边投注下一代面板技术,同时又大步跨进新赛道。

在过去十年,虽然各种收购绯闻不断,但是李东生和TCL系一直未曾出手,即使在半导体显示主业领域内,投资也极其谨慎、甚至是保守,仅在深圳、武汉两地设立产线。如今,时值半导体显示行业最寒冷冬天,以及疫情突发带来经济发展不确定性的悲观氛围浓厚。

李东生和TCL科技却开始出手。他眼中看到了什么样的战机和胜机?他又将带领TCL这艘大船驶向哪一个远方?

李东生的十年埋伏

在普通消费者印象中,TCL的名字是和电视机联系在一起的。作为曾经的“电视机大王”,李东生和他当年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的另外两位同学,成为了中国家电行业最被关注的人物之一。

李东生

名满江湖的中国“彩电大王”们,曾经一度受制于中国“缺芯少屏”的现状,始终无法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
由于液晶显示屏技术牢牢被日韩企业所控制,在全球电视产业从传统CRT显示器向液晶、等离子等新型平板显示器转换过程中,包括TCL、康佳、长虹在内的中国大陆彩电厂商,被迫花费巨资,从韩国、日本、中国台湾厂商手里采购液晶面板等关键零部件——液晶面板占液晶电视整机成本的2/3。

如同钢铁、石油等众多市场的故事一样,市场规模并不一定意味着话语权。九死一生之后的李东生比谁都更了解其中的紧迫,也就是从那之后,TCL开始了自己的造屏之路。

2009年6月,李东生以TCL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向深圳市领导提出,自主建设液晶屏生产线的计划。

即使是从现在来看这都是一个疯狂且冒险的决定:第一,项目投资巨大,预算达到245亿元,是深圳有史以来最大的工业项目;第二,TCL当时并没有一个可以建设产线的团队,一切都得从零开始。

2010年1月16日,TCL的8.5代线液晶面板项目正式开工。历史这一次垂青了中国人,这就是如今TCL科技旗下的华星光电的由来——现在这家占据TCL科技收入近六成的子公司,已经和京东方(000725.SZ)一起,成为了国际液晶行业的“双子星”。

华星光电的创办到随后的十年发展,几乎是中国半导体显示行业绝地奋起的真实写照,而这也是李东生在传统产业业务受阻之后的十年埋伏。

三箭齐发的长线战略

核心技术、器件的缺失曾经让李东生受制于人,而卧薪尝胆拿下技术高地之后,也让李东生明白,什么才是真正的竞争力——在如今这个时代,销量大王或许并不能代表什么。

如果厘清了这个逻辑,我们可能真正明白TCL科技目前正在做的事情的价值。

2020年无疑是全球液晶面板行业至关重要的一个年份。在持续亏损、多做多亏的压力之下,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面板厂商率先调整产能。

01-3

跟半导体芯片一样,LCD面板产能也经历过涨价、跌价的循环,2016年全球液晶面板就有过一次大涨价,当年退出的液晶面板产能高达361.5万平方米。但去年和今年关闭的液晶面板产能比2016年更高:去年关闭的产能为251.3万平方米,今年要关闭的产能或将达到551.9万平方米,占据全球产能的6.47%。

显然这是一场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竞争格局的巨变,而三星、LG显示退出的市场份额,正在被华星光电和京东方所吃下。今年一季报显示,华星光电的液晶面板出货数量和出货面积分别达到11912万片和688万平方米,全球排名升至第二,仅次于京东方。

市场上产能的缩减也导致了年初以来液晶面板的价格开始触底反弹,TCL科技成为了其中的受益者。这也让李东生有了底气去整合市场,毕竟钱也很重要。

01-4

在这道加法题中,一个重要的前提是,中国市场依然有旺盛的LCD市场需求,三星、小米等既是上市公司TCL科技的股权合作者又是上下游的产业关系——这也是为什么华星光电的销售费用比京东方和深天马(000050.SZ)低的原因之一。

如果李东生能顺利整合目前市场上散落的产线资源,也将帮助TCL科技实现更高效的生产,因为在LCD行业,规模效应依然是降低成本的重要因素。

在LCD市场进入价格上升通道,规模扩大势必带来营收的提升,而这也将让李东生更“敢于”投资下一代的显示技术。

事实上李东生对于“关键技术”理解从华星光电开始,一直就是实战的状态。早在寒武纪和宁德时代早期,TCL科技就进行了布局。

半导体显示行业技术的未来两条升级主线,TCL系都早已开始布局,甚至已经领先。

今年3月,TCL华星与三安半导体成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联合实验室,注册资本为人民币3亿元,TCL华星出资占注册资本的55%。公开信息显示,三安半导体是三安光电旗下以集成电路、LED外延和芯片的研发与产业化制造为主业的科技公司,联合实验室将聚焦于Micro-LED显示技术开发。

而入股日本JOLED,与JOLED展开深度技术绑定,则显示了李东生试图重新划分全球OLED印刷显示技术竞争的格局——作为业界公认最具潜力的OLED制备工艺,印刷显示技术极有可能引领未来的OLED面板生态发展,改变中国显示产业在全球市场上的角色与定位。

整合LCD市场资源,布局下一代显示技术,李东生射出的第三箭则是进入新的千亿赛道——此次收购中环集团便是和此有关。

中环集团是天津市政府旗下大型国企,控股及参股公司有250余家,并且控股中环股份(002129.SZ)(持股比例27.55%)、天津普林(002134.SZ)(持股比例25.35%)等优质资产。中环股份是全球领先的光伏硅片和大尺寸半导体硅片供应商,技术实力和产能水平均处于行业领先水平。2019年营收约为169亿元、归母净利润约9亿元;天津普林主营印刷电路板PCB,2019年营收约4亿元、归母净利润约0.1亿元。

市场对于TCL科技的这一收购普遍都给予了正向评价。光大证券的研报称,“通过此次收购,公司成功进入半导体材料新赛道,进一步增强公司未来的发展潜力。”

半导体显示、硅片都属于重资产性质的电子科技工业,制造工艺、管理逻辑类似,LG、松下、夏普等全球顶尖的综合性电子科技集团都拥这些业务。李东生收购中环,自然也是希望在高技术、重资产、长周期领域积累的科技产业发展经验传递给中环集团。

%20中国电子工业的“惊险一跃”

如果我们翻看中国电子工业发展史,看到的是一部受制于人的困境之路,特别是电子工业的重要领域——液晶面板行业,中国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几乎没有任何的话语权。

液晶面板技术最早由美国人研发出来,完成了从“0”到“1”的突破。但真正将液晶面板技术产业化的是日本公司,韩国双雄三星、LG则在产业低谷时大举投资,利用资金优势迅速挤占了日本 LCD 的市场份额。

后来,全球 LCD 主要产能转移至韩国和中国台湾。而在付出了巨额的金钱的代价之下,中国大陆厂商才在 2010 年崛起,最终成为全球 LCD 面板最大产能国。

01-8

回顾半导体显示技术诞生和发展之路,中国的企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,能以主动的姿态站在新一轮技术浪潮的前沿。

而李东生和他的TCL在过去 30 余年间,积累了丰厚的半导体显示产业链布局的经验,是全球唯一一家从显示核心材料——核心器件——模组——整机生产——到品牌全球化运营的垂直一体化产业集团。此外也投资了捷佳伟创、帝科股份等光伏设备及材料厂商,以及寒武纪、晶晨股份、集创北方、翰昕微电子等半导体设计公司。

对于中国电子工业还是TCL科技来说,现阶段甚至可能成为完成周期追赶,引领周期的关键转折点。

十六年前的2004年,李东生在内部做了一次题为“决战决胜建立全球化的TCL”的演讲,在那次演讲中,李用了四分之一的篇幅来探讨“承担实业强国的使命”。

发言结尾,李东生直抒胸臆道:“我们是在写中国经济的发展史,在写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历史,在创建中国的世界级企业。”

现在,李东生无比接近实现雄心的时间窗口,但这一“惊险一跃”能否最终完成,故事还在继续。

(文章及图片来源:中国家电网,侵删)

东方今报新媒体中心
  • 新浪微博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点击排行

    评论排行